大概是中國時報即將61周年,加上中華民國100年,所以特別策畫「台灣潛力100」一系列專題,邀請100位40歲以下的各領域新世代領袖以寫信方式描繪台灣的潛力與願景。

一週一個,一個人一封信。台灣潛力100,第39封信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理事長,徐挺耀。花名史萊姆,胖卡的發起人。

這封信的標題是:「網路小革命 努力改變社會一點點」。

文章要說的已經很清楚,不必再補充解釋。而在點開連結閱讀之前,也許有人要問,為什麼只是「做小事」?國父不是說「立志做大事」?

胖卡,真的只是做一點小事,多開一公里,多去一個沒有人去開過課的村里上電腦課。

在去年協會辦的一場活動裡,與談者提到了「懶人行動主義」,知名部落格MMDays,做了很好的分析

現在網路世界中,這麼多社群媒體,任君挑選。不需要走上街頭遊行,只要按滑鼠左鍵,就能參與公共事務,感覺十分良好。我們很容易被文章被按了多少次讚、粉絲頁有多少人加入所雀躍。貌似越多人參與,聲勢越浩大。但,這也很容易誤導人;其實,大家只是按了一下讚,滿足「+1」 的心理,而在現實世界中,什麼也沒做?

懶人行動是否是一種廉價的贖罪券,我們無從面對這樣浩大的哲學命題。只是,在胖卡的授課現場裡,我們也開始教起一本不能吃的書,臉書,Facebook。

像是遠在屏東牡丹的高士部落、林邊的永樂社區的鄉民們;甚至是胖卡兩天後要去上課介惠基金會的社工,兩週前去拜訪的高雄六龜雲端市集的農夫們,不分男女老少,都才剛開始接觸這些工具。

即使只是按一個「讚」,對我們這群數位原住民,一點都不難。但對一群連電子信箱都沒有的阿姨們來說,面對 Webcam 拍張大頭照上傳,都不知道如何擺POSE,何況是按個「讚」呢?

無論推特是否真的推動茉莉花革命。但毫無疑問地。這些網路媒體在現實生活中,貨真價實發掘更多議題讓更多人知道,帶動思考的小革命,而就是這些社交網站的價值。

也許只是買一包九如的米、也許只是買一箱六龜金煌芒果、也許只是給金水大哥按一個讚。都是給在這社會角落耕耘的他們知道,他們做的事有價值。如同理事長在文末所提到的:「每一個小事情都可以改變社會一點點,這個社會只要能累積很多一點點,就會變成另一個好一點的樣子。」

 

20110718,屏東縣瑪家鄉三和村長照中心授課,學員年齡上八歲到八十歲,披著風雨前來上課,大家幾乎都是第一次使用筆記型電腦。

 

 

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理事長史萊姆/給阿宅的信

網路小革命 努力改變社會一點點

2010-07-18【中時編輯部採訪中心】
想改變點什麼的阿宅:
網路可以改善社會。大家好像都是這樣說。

但我一開始不知道如何做,就好像我從來不知道NGO怎麼做。大概五年前的夏天,去了一趟大陸和韓國,對他們網路產業的先進與蓬勃非常吃驚。回台灣前在首爾一間咖啡店想到深夜,想著到底回去要繼續工作,還是開始做一些可以讓網路社會更普及的小事情。很明顯的正確答案是A,但男子漢選B,所以回台後就開始做數位文化協會這個NGO。

我們開始了一個旅程,希望多少能完成一些小事情,改善環境一點點。參與舉辦了幾個活動:維基百科年會、網誌青年運動會、胖奇趴、城市數位論壇…等等,一連串讓更多人認識網路的活動,也產生了一些小影響。

三年多前,我們開始帶一些比較會用網路工具的部落客和網友,開麵包車到中南部的社區教老人和小孩子電腦,做數位落差計畫。這個計畫叫做胖卡。開始的時候,幾乎沒有預算,只有一台每隔三十公里要停車散熱的老舊胖卡麵包車,車裡永遠是汗如雨下的高溫,我們總是在修車,甚至得開始學怎麼用台語教電腦。

慢慢地,在所有朋友的幫忙下,胖卡撐過去最困難的時候,也愈來與理解如何把事情做好。胖卡今年就要邁入第四百、第五百堂課了。現在已經是台灣最大的民間自行組織的數位落差計畫。一開始只是小小的發願,現在很多社區裡害怕電腦的阿公阿嬤,以及地方NGO的社工,開始用網路改善自己的生活。胖卡計畫衍生的資訊志工,在八八水災中、在各地的應變中心裡,產生了不少作用,連日本人和奧地利人都來詢問相關經驗,我們自己都沒想到走過的路會開出這些奇花異草。

我的小小經驗是,網路是很棒的社會改善工具。如果你有一個想法,對全台灣,甚至只是你的社區有幫助,應該馬上開始,而且網路是最好的媒介。另一方面,即使是網路時代,到現場去用傻方法做事情,可能才是做事最有效的方法。

網路時代充斥著聰明人,但只要慢慢做,傻傻地一步一步走,不管多不聰明、多不厲害,一個想做事情的人還是可以完成很多小事情。每一個小事情都可以改變社會一點點,這個社會只要能累積很多一點點,就會變成另一個好一點的樣子。

我的一個朋友埃爾溝哈里是個埃及報紙編輯,他跟其他埃及青年使用社群媒體,慢慢而確實地從撰寫文章開始,最後匯聚了許多許多的小力量,引發了埃及革命,推翻了掌權以久的獨裁者。他只是一個胖胖的靦腆阿宅,誰又能說小小的網路行動不能改變社會呢?

徐挺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