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文章躺在部落格後台草稿夾三個月,直到昨天去德國在台協會辦了簽證,才有勇氣寫完。

五月17日晚上八點多,吉米跟我,還在從台南學甲的伯利恆文教基金會返回台南新營台南辦公室的路上。猶記得這時候,電話鈴聲響起,響起前一刻,還在討論剛剛訪視伯利恆文教基金會的內容。而他們也有一台行動車,外出服務北台南的遲緩兒,將觸角深入到固定教室無法遍及的地方。

跟胖卡的理念一樣。

電話那頭是說「我們得獎了!」最先打電話來給我告知得獎的,是胖卡的發起人,協會理事長徐挺耀,人稱史萊姆。

Prix Ars Electronica 2010 has selected Puncar Action!  for a Honorary Mention!

Prix Ars Electronica,台灣翻譯人稱「林茲電子藝術大獎」。說起來,會報名奧地利的林茲電子藝術大獎,完全是因為協會理事鄭國威來辦公室借傳真機,要幫忙過去一年所執行的計畫,蒙古環境公民記者培訓計畫「遊牧綠」報名。這個獎,據說是數位藝術、電子藝術界的奧斯卡,每年有超過三千件作品或計畫報名參賽。

就這樣,胖卡也就跟著報了。

就這樣,胖卡榮幸地成為台灣史上第二組,獲得林茲電子藝術大獎榮譽的團體!

試試看,沒想太多。

回想起整整兩年前的五月17日晚上七點多,我們在胖卡上,正要從台南後壁菁寮教會前往屏東林邊永樂社區,那是胖卡最最初始的兩次巡迴教學。

只是巧合。

而今天,經過超過200場教學,與2000個臉龐面對面。我們要從林邊到林茲,9295.45公里,累積地不是里程數,是一種人生領悟。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胖卡 (Puncar) 巡迴地圖